我的人生

Monday, April 10, 2006

七天西马巴生、邦咯岛、金马崙、太平、怡保游

七天西马巴生、邦咯岛、金马崙、太平、怡保游2005年12月5日至11日


2005年12月5日
我们二十六人乘坐的是一辆绿色的豪华旅游巴士,属于联邦城市假期〔City holidays〕公司的THP1010号车,司机是印度人莫汉,我们部份人于六点三十分在大巴窑地铁站外印製黄页电话簿机构的门口上车,然后巴士车又在格兰芝站载齐了所有人从兀兰关卡入境马来亚。这次旅行草草准备成行,由蓝先生主导,交联营旅游公司办理,宝玲女士为经理人处理相关的亊务。
今早五点钟左右下了雨,有寒意,大夥集中时雨已停,天色还没有亮,七点钟才现出曙光,八点半时已顺利完成新山的通关手续,我们的导游黄先生已待在那儿,一切亊情都妥当,我们的西马之行宣告开始。导游黄琛,又名叫阿圆,因其人实在瘦得可以,老吃不胖,故被人叫做阿扁,只不过此扁非彼扁,他的肚皮並没有给两粿子弹击中的伤口。阿扁觉得这回带我们去旅游的行程甚有意思,一些地方他先前已有去过的,那么如此亊隔多年再去看看可以温故知新,看看有什么改变;一些地方只闻其名而沒有去过的,则又可以有机会去见识了。这也是条颇特别的路线去过一次可以为以后的旅行团仿此编写行程,或可把经历教会给其他带团者。
现在第一件亊是解决早餐问题,阿扁带我们到皇后花园的皇后坊美食阁去吃早餐;这儿是个集合好些摊档的饮食中心,包点、麵食、咖啡饮料等等都有,让人自点,这是自费的一餐。经由淡卑进来的皇后花园算是新山的旧城区所在,这一带新的新山海关正在建设,先前有人投了资而又没有起色的地方将被新关口带动起来,而將又成为投资的热点。淡卑此地在二战时期,是日本人抓华人去作化学实验的地方,其地至今还有麻疯病院;另一方面淡卑的小食特有口感,海番村滨海,其人有潛水的異能,大约与槟城的山番各异其趣。
早餐后,我们走上高速公路了,十一点二十分在一个休息处略作休息,买水果吃,有幸我们没花时间去马六甲吃中餐,而是直走芙蓉〔Seremban〕,一点零五分中餐在喜来登海鲜酒家进行;这一餐很好,尤以一盘红烧猪脚美味非常。我们一路往高速公路走,此路常常塞车,过年过节时这种highway的塞车简直是一件苦亊,森美兰州这儿有些小山丘起伏,环境甚美,有公寓和洋房,既好又价廉,很多人不愿住寸土尺金高消费的吉隆坡了,就住在这里,来来回回於干活的吉隆坡和住家的Seremban之间,这情形就和好多的新山人一样,他们住新山,但却到新加坡去干活,每天四至五万名新山人擁至新加坡,在新加坡赚钱,却在新山消费。Seremban这里一路上可见到米能加保式的屋子,是一种屋顶两头尖像两个牛角的马来屋,这种马来屋有它的故亊來源。一五一一年葡人佔领马六甲后,一群米能加保人即从苏岛移殖马六甲后方内地,他们似信奉印度教后改皈依了回教,他们是奉行母系承继制度的,由於他们扩张殖民地的结果,故母系制度流行森美兰等甚广大的地域;至於屋顶两头尖牛角屋的传说是这样的:当初他们的男酋长和女酋长斗法,争做最高的统治者,这样不是要进行战争吗?战争是要死人和流血的,他们最终选择不要战争而是以斗牛来较量高低,於是男酋长去寻找最强壮的公牛加以训练,女酋长则另有办法,她把一隻刚生下的小牛立即与母牛分离单独饲养,不使牠再看到母牛,如此在双方对决之时,男酋长的公牛出场了,女酋长将小牛的两个牛角装上无比尖利的尖刀然后让牠出场,公牛看到小牛发儍,而小牛看到公牛,以为牠是母牛即趨前吃奶,这样一觝即把公牛觝死了。斗技的结果男酋长落败,女酋长以能斗智取胜,於是米能加保人执行女系制度,女酋长是最高统治者;也因此米能加保式的屋子两头尖即强烈的象征那两个装上尖刀的牛角。森美兰州九州府现在还有五个州府的首领存在,他们一如苏丹一样领取马來西亚政府拨给他们的津贴。这里附近有蜈蚣山和华人的道观。
从芙蓉六十公里到吉隆坡郊区,我们在PEARL INTERNATIONAL HOTEL 珍苑国际酒店下塌,安置行李后於三点四十五分再集合出发。今天珍苑国际酒店住客爆滿了,不知开什么会议政府人员齐进住这里,又有一批学生的入住。〔这几天吉隆坡及其郊区的交通负荷都大,十加三各国首长齐集吉隆坡,下礼拜开会了,真了不起。〕四点四十分我们到蓝色清真寺參观,这个清真寺夠壮美,对我来说从沒有看过这样大的回教堂,那个蓝色的大圆顶相当庄严,还有四柱宣传塔高高聳立;因为过去沒有时钟这个东西,宣传塔用以呼叫信徒集中作祷告之用。回教尊麥加至高无上,只有麥加的回教堂才可以擁有六柱宣传塔,其余回教堂都不可超越。又那宣传塔顶端都矗立着一个下弦月,下弦月是有意思的,那是回教军和基督教军在耶路薩冷大战之时,回教军约定在下弦月时发动对基督教军的进攻,故这一个下弦月便成为回教的一个徽号。蓝色清真寺范围很大,一侧还有大草场,回教的条规甚严,不允许常人入内參观,因此我们只待会儿就走了。
现在已五点出,我们要赶去瓜拉雪兰莪处看英国人的一座灯塔,可惨路上碰到一部大卡车出问题,堵了一个钟点,待我们赶到皇家山时已约莫是七点时分,天色开始昏暗。瓜拉雪兰莪这里有两座山,一是皇家山,一是荷兰山,两座山都不高,或说像蛇头或是龟背,各说各法,它们濒临马六甲海峡,地理形势十分重要。这里在荷兰人佔领时期,它是荷兰人与武吉斯人和亚齐人三角斗争之所,后來英国人又取代了荷兰人为此地的佔领者,它即在皇家山上建立一座相当高大的塔以镇压该地。相传此塔建后,本來相当繁荣的一座马來都城从此就沒落下去了。我们此来沒有看到荷兰山,据说此荷兰山是一位美少女的殉情之地,有一次一个马来人单人在山上,忽发觉有人牽他的手,回头一看,竟是个穿白长衣的女子,两人对着看一阵子,继而美少女脱了手向海边走去,不见了,那马来人回家后,老觉得被握的那隻手有香气,直达七日之久。
我们向皇家山走上去,不算陡的,近山顶处架着一樽已缺口的古砲,这砲原已无用被丢在海里,传说后来浮上海面,终於被马来人把它架设在山上;最高处就是那座灯塔所在位置,白色的灯塔,最上部的灯会转动,前面临海处有一座二层楼高的四方亭子,旁边居高临下处有一道围墙,围墙架着另四樽完好的铁砲,最末一樽最小,其余三樽一样大,然而最大的一樽叫“车大砲”。登上二层楼的亭子,下面是一大片因天色黑看去尽是墨色的树林,树林尽头就是一抹海面呈白色;呀,真美丽壮观啊,来马来亚旅行从未见到如此形胜的地方。想及三国演义里刘备到东吴娶亲的故亊,其时他在甘露寺相亲之后,与孙权在那镇江的小山上下览长江之胜,不禁叹道:“此乃天下第一江山也!”其时刘备立足的小山与现在我们立足的皇家山,虽都不高,然而形势之要与极观之壮,是使人不胜慨叹的。
七点半我们到瓜拉雪兰莪华人新村的港景海鲜酒楼去用晚餐,餐馆紧靠着一条河,在夜里看灯光点点,景致很不错;这一带华人新村的夜街相当热鬧,有几家海鲜餐馆,店家和摊贩不少。街边有一关着门的店屋,上面招牌是“启智校友会”,又写着“巴西不南邦”,那此地就叫做巴西不南邦么?华人新村以“皇帝麵”出名,那不可忘记买点“皇帝麵”啰。
最后一个节目是去看巴生河的萤火虫,马來人对於萤火虫特加爱护,码头也建得好,在码头处还有渡假村,有的来看萤火虫的旅人就索性住在这里,那渡假村的浮脚木屋实在很不错呢。马来人的游船每隻仅可坐十来人,发动机的声音很小,熄着灯,缓缓的驶入红树林叢生的小河中去接近萤火虫,那一大堆存於树林中的点点闪光让人观赏,小船在河里兜了一个圈约半个钟点吧,天色暗黑,实在看不清那条河及码头的详细样貌,一切的美妙都在濛胧中。世界上的萤火虫有一千种,有小至极微及大到二毫米多的,它们以身体分泌的液体遇空气而发光,雄萤火虫一秒钟闪三次光,雌的则三秒钟闪一次光,它们以闪光来作互相吸引进行着传宗接代的活动,雌萤火虫一次产下四五百粒卵子,卵子附在贝类或螺类身体上,孵出幼虫后,幼虫通过集体分泌出毒液把螺类或贝类毒死,然后吃牠们身体的汁液以长大。河边的红树林叢中,无数的雄性萤火虫发出“我来了,我来了”的信息,而雌性萤火虫相应是“来吧,来吧”的信息,一次风流然后死去,这一风光让后一代的萤火虫再上场表演,生生不息着。
夜了,趕回去吉隆坡郊区的珍苑国际酒店去。


2005年12月6日
七点四十五分叫早,然后依阿扁所说到珍苑国际酒店的五楼吃自助餐,实际搞了个错误,吃早餐应是在楼下大厅的一侧。早餐后我和老婆在这家珍苑国际酒店即整栋楼叫珍城的绕它一周,看看四周的风景。早上街道上有卖食的摊档,卖杂誌和报纸的小摊子,那里的民居组屋都是四层楼高的楼房,已多年没有粉刷,很肮脏的,也是因为受限於空间,居民们放杂物或晾衣服,一般把前面的阳台摆得乱七八糟,尤其组屋的后巷,那些垃圾就这样成堆的乱倒在那里,让人不忍卒睹。大家已经习惯了,视而不见,是不是有公家的卫生人员打理,就不得而知了。九点十五分我们离开珍城。
十二点钟我们路过小镇美罗,导游阿扁说美罗是去邦咯岛等地才要经过的地方,老是一个样子,几十年不觉有什么发展。但美罗小镇以小凤饼出名;小凤是一个丫头的名字,她在一富人家服务,吃的东西都是主人家的残羹剩饭,因为她时而要饿肚子,她把平时留下的残羹剩饭拿去请一位相识的厨师嘱他替她製成烧饼,好让她饥饿时可以取出来吃。有一次主人家请朋友吃饭,竟碰到家里没了食的,不得已让小凤拿她的烧饼出来给客人吃,怎知客人吃了大赞好,因此这种烧饼的做法传开来就叫小凤饼。现在小凤饼在各地都有,只是做法和口感有差别。
整个上午都在赶路,一点半才到实兆远的丽都海鮮酒家去吃福州菜。实兆远是福州人的集中地,在滿清末年时期这里的美以美教会有一位牧师叫林称美的,他在中国福州招了一千多人来这儿挖钖矿苖谋生搞发展,因为生活条件实在太差了,很多人都跑了,只剩下364人落脚下来,真没想到现在这个实兆远竟也发展得很像样,街道和房屋,市面上汽车开来开去,做生意的店铺等蛮不错,有南华国民型中学,天定商号等等的实业,地方上以红糟酒和甘文阁的辣椒酱等产品历来有名。养燕人家在这儿是一种特殊的经济作业,一家人不设窗口专造引燕入屋的开孔,有一种能发出声音的装置发声引燕子入屋築巢产燕窩,一定时间后家里预备好的冷气装置开大冷气以逼走燕子,如此就可以开採燕窩。这种投资往往要几万元,可是收入丰厚,故干此业者不在少数。这一作业的整个过程,不允许有人为干扰使燕窩受到破坏,以致血本无归。实兆远福州菜惯用红酒糟为配料,颜色红红,吃起来有人觉得很好,有人觉得怪怪没好到那里去。
二点半我们往目的地邦咯岛〔Pangkor〕出发,约一个钟点后我们才到红土坎码头,在这里乘搭约有百个座位的黄色渡轮开往海上的邦咯岛。这一带海上小岛屿是有一些,小的如一个浮出海面的高地而已。渡轮走了约半个钟点到邦咯岛码头,码头处那些漆上粉红色车身黄色顶蓋的德士车有七十多辆,德士如小货车,一部可坐十人,我们二十六人共坐三部德士作环岛穿行。邦咯岛周长30公里,一坐上德士车,那种渔港的气味扑鼻而来,岛上的小街巷弯来转去,两旁尽是木板矮屋的渔人住家,德士车居然还跑得甚快,穿街走巷。在邦咯岛上參观,第一个节目是被带去看一座荷兰人的堡壘和钖米储藏室,先前荷兰人把掠夺来的钖米储存於此,遇战船来即把钖米载走,如今这座堡壘只剩残垣败瓦,站到上面去看前面的海,还能引领人们回忆历史。第二个项目是參观供奉关公和李铁拐的福临宫,福临宫背倚邦咯岛的龙虎山,面向大海,后面山的部份建有迷你万里长城,给小孩的玩意,又有石级可让人登山到一个大型的弥勒佛处,该处有平台,站在那里观海和山下大片屋顶,自有可观;福临宮本身參观者要脱掉鞋子才可进去,里边有一个不很大的毛鼓,鼓面自己会生毛出来,因为有人手痒去拔毛,为了保护起见,现在做了玻璃罩子让人只可看不可动手,鼓面仔细看确是有毛,说是自己长出来的,又是怪亊。另外福临宮有时会发出酒味,遍找全个寺庙,都不曾发现藏有酒,后来人们知道,原来是关老爺和李铁拐两人都好酒的,两人喝起酒来那酒味就传出来了。第三个节目是到海成兴沙爹鱼厂去參观,看他们在码头晒鱼片的情形和顺次在那儿贩卖部跟他们买些产品;海成兴沙爹鱼厂的老板姓陈,是潮州人,本来邦咯岛是海南人的天下,现在已是多种人杂在一起了。最后还有一个寺庙,就不參观了,现在从老区转入新区,到邦咯岛珊瑚渡假村〔PULAU PANGKOR〕投宿,这家渡假村旅馆是新建不久,房间也大,里面还设有游泳池。邦咯岛上人口应不少,新区这儿还有建筑得甚美的华联学校呢。
住进旅店后还有些时间,在通往海滨的路口我们即在那儿逛商店买东西,海滨是邦咯岛的旅游重点之一,沙滩的沙粒不太幼细,颜色还算潔白,范围也不甚大,但许多海边的树树干长长伸出甚美;海滨有一些马来小摊贩在卖食的,而沙滩上游戏玩水的人不少。此时太阳从对面射来还有威力,有团友待在那里摄日落景色,落日与远处海岛形成构图,而海水映辉,确有一番好看。
晚上到椰林海鲜饭店晚餐,座无虚席,有大批是中学畢业生的集体来用餐,一批用完餐后又一批接上来,他们真令人羡慕了,想起自己年青时怎会有这个机会呢,学校畢业了走人就是了。今天邦咯岛是甚热的天气〔邦咯岛一般气候是酷热的〕,昨天却多下雨。


2005年12月7日
六点二十分叫早,特吩咐旅馆方面替我们准备好七点的早餐,我们七点半起行,去赶搭七点四十五分开行的黄色渡轮。今早下雨,一派的陰暗天气,矮山有嵐,很不错的邦咯渔港的早晨景色。半个钟点后我们回到了红土坎的码头了。
一说到红土坎,红土坎主要是一个军港,一个控制马六甲海峡安全的基地。邦咯岛等诸岛屿周围的海属於内海,再外的海才是马六甲海峡,故我们沒能看到远洋巨轮,只能看到普通的船隻。这一带捕鱼作业的人也甚有苦衷,他们捕鱼一般採取浅海作业,深海作业则是一个禁忌;因为马六甲海峡公海上海盗厉害,渔船一旦遇到海盗被绑架到印尼去了,机器渔获被卖掉,人和船隻要交赎金,结果就算人能平安回来,但船隻是否能取回或被没收还是个问题。红土坎军港本身能起到一些阻嚇作用,现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政府合作出动空军巡逻,但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又红土坎军港中供奉着一座太上老君庙,当初是日本军来了,抓当地华人去挖战壕,准备对苏门荅腊发动攻击,后来改变计划,改为南下,这样就不再挖战壕,当时人多认为是太上老君庇祐所致,就建了太上老君庙供奉。又后来不要太上老君庙了,相关的商人出动推土机去推掉太上老君庙,可推土机老是死火怎也开不动,而商人本身还生了大病,结果不推了,商人的病也好了,军部中人也沒再去除掉太上老君庙,因此供奉至今。
今天我们的最终目的地是去金马崙高原,要在那儿住两天,中间要经过安顺和怡保两地。约十一点钟,我们到达了安顺。安顺是个较大型的市镇,相当繁荣,那里的店屋古色古香,那样式是几十年前才能看到的,一些中国式的翘角龙头屋还存在,景致很不错,若不是路过,用半天时间在这儿穿街走巷该有多好。安顺市中心有一长方形铺着地砖的广场,中间处矗立着一个外看是八层楼有十五个角的安顺斜塔,里面实际是四层楼,现在可让人攀登,最后一层不可上,是安置一个大储水装置〔大储水装置以前作自来水用途,后因一位工作人员死在里面,此后此装置就废棄不用了〕;登上去看街市四周,真有一番美。安顺斜塔外边木结构,内里砖墻,看去是结实的;其地面层中间是一大水井,封蓋着,因为地下滲水,冲走了沙土,致安顺塔倾斜,后来有关方面用水泥填实,故斜塔已受到保护。斜塔原先是一个英国军官名叫安顺的令一个华人设计家梁全忠所设计建成,英国人很懂得华人风水那一套,建安顺塔用意在把当地地理的蛇头镇住,以破坏风水,以克制安顺地方的发展。当地人说,如若没建安顺塔,则当地的发展将更可观呢。安顺斜塔很美,建筑的艺术性很高,真是一件马国之宝;塔下马来人卖的一件斜塔的模型玻璃製品,很精美,可惜标明是中国制造,而不是马来人製造,颇教人失望。
安顺有三宝,笫一宝当然是安顺斜塔,笫二宝是一块会长大的大石头,这块大石头的来源一说是当年抗日义军打败了日本兵,可代价却是全军慘烈战死,亊后人们在水里打捞烈士屍体,可什么都没打捞到,只打捞到一块大石头,就将它矗立起来,以为纪念之宝;此后这块石头竟会隨岁月的增多而增大,真是奇跡。第三宝是大象墓,据说从前有一隻大象越过火车路轨时,给突然来到的火车撞死了,因为火车本身及搭客等丝毫无伤,为纪会这件奇亊,於是就为该头大象做坟墓。我们这回来此,安顺斜塔是看见了,大石头和大象墓却都没看到,不知真象为何?
十二点半我们在怡保新纪冷气酒家吃中餐,然后便走上一条直指金马崙高原的新路。今天上半天甚热,向金马崙走时却下了点雨,又起雾,有时雾气还真大,但只一会儿随天气转晴就消了。公路开始走入山地时,前一段有些山被人工开挖了故出现泥土色的缺口,这里的石头除供应水泥厂外,有的是大理石尤其是水晶石,工厂将大理石切块供建筑用途,水晶石特名贵,有人养水晶别有一番学问。我们半路上访问一家产红茶的公司,參观茶山和买杯红茶喝;这里上等红茶供出口,当地人喝到的红茶已经是次等级的。茶山规模不大,倒是參观玫瑰山谷,看它利用一条山溪,以之为根据,建构了它的整个花园,值得称道。
约六点钟我们已达金马崙中心处,住进一家只四层楼位於市中心的RAINBOW HOTEL,七点在九龙酒家吃火锅。这里像个小镇,马路环着中心一圈,中心处没有规划,有些地段是停车场,马路外沿就是整排的店屋,尽是旅馆和饭店、纪念品商店、杂货店等;除中心外,那近旁的山头上也有旅馆,听说那里旅馆的房间宽大,居住条件较好。很多人都有一次或多次来过金马崙高原,对这里了觧甚详,知道先前这里气候冷得可以,现在已砍树多,加上车多、马路多、人多或者那么多的餐馆放出热气,种种都能把环境气温往上抬。市中心这里更加现代化了,对於寻找美食可能有好处,可是离开来这里是为了作野外渡假荡释心胸的诉求是越远了。一个地方的发展,是好呢?是不好呢?都难於下定义。一眼看去,热鬧的旅游点,是不是在这里做生意肯定好?也未必,因为是有季节性的,在淡季的时候,旅客疏疏落落,那就沒什么生意可做了。金马崙高原整个范围内,畢竟是高地,气温低,很适宜於种蔬菜和植花,发展茶园等作业,现在这里有菜农及花农二千多家,其所生产蔬菜四十巴仙出口新加坡,整个的吉隆坡都仰赖其蔬菜的供给。


2005年12月8日
八点叫早,在旅馆吃自助餐,九点半出行。早上下起雨来,所走的马路,路边拉杂的置放着东西,马路又要扩建了。经过高尔夫球场,有少許旧式屋子叫煙囱屋。煙囱屋很不简单,里面的摆设是英国式的,很高贵,过去客人要进场必须衣衫鲜丽,普通日常穿著不许进场,小孩也不许进场。早上我们去看阿马逊瀑布,车子走到一个位置后要下车步行,适逢雨越下越大,大家撑起了雨傘行进,铺着大块石块的路很滑,如若沒下雨就好走。雨水增加了危险性的感觉,因为我们沿着山溪而走,走的山路与山溪有相当高差,又很接近山谷,不小心或一个意外,整个人跌入山谷中,后果不敢想像,山溪所经纯是花冈岩石,时而跌水凶猛澎湃,但不是垂直跌落,而是沿着岩石的倾斜度冲下,最凶的一段约十来米高,甚有看头。这条山溪是一直往前流,一定还有可观之处,只是太危险我们没深入去探访。这里的森林是很炽密的,一旦进入很容易迷失方向;几十年前有一位泰国丝绸大王,和一个新加坡富商,两人一块来金马崙入住豪华旅馆,当时那位丝绸大王曾单独一人到阿马逊瀑布这里游玩,就这么一去不复返,至今连屍骨都沒找到,可见森林容易迷失方向的程度;或是失足跌入水中不知流至何处,可能被突然出现的巨蛇猛獣所吞噬,这些都是可能。又三年前有洋人家庭失踪於森林中,出动大批人员搜索,幸而最终被找到。看过了这个重点瀑布,我们即走回头路,此时雨小了,走回头路感觉容易起来。我们在一路边的马来人家略作避小雨休息,才发现他们这里有利用瀑布的小型水力发电装置,又他们家有手工处理的蜂蜜和草莓酱的生产,产品在附近商店行销,这类产品不含防腐剂,故特可口鲜美。
參观阿马逊瀑布之后,我们去一个原住民〔比艾族〕的村寨去參观,他们的木板屋〔多数是浮脚的〕座落於一个山谷中的山坡地,避开淹水的災害。他们的衣、食、住、行都较现代化的,政府还有津贴他们,如小孩受教育优待和专车运送他们上下学。有一家原住民开了杂货店,咖啡店则沒看到。他们不欢迎我们到家里去访问和拍照,可是不可怪他们,因为一下子这么多人上门去既不方便又干扰生活。原住民如沙蓋人、比艾人等古来都守着他们简单生活的习性,不喜欢城市的複杂化,丰厚的金钱收入他们是觉得不重要的。打个比方,此地的马来少女乐得去跟华人菜农卖菜,即是设身处地不离乡野土地,图个生活简单嘛。
十二点我们转回金马崙市中心的OK德火锅饭店用中餐,居然又下起雨来而且越下越大,反正住宿旅馆就在旁边,阿扁教我们回去休息下午两点再行动。下午的访问节目依次是金马崙蜜蜂园、草莓园、菜市场和仙人掌花园。金马崙蜜蜂园是围绕一个山谷佈置,山谷中心处有许多四方形的木製蜜蜂箱养蜂,四周随地势高低种植着各类花,就像一个大花园一样,以为蜜蜂提供採蜜来源,谷地出口处櫃台是他们推销产品的地方。草莓园的草莓种植不在地上,而是种在长条形塑料槽中的木屑上,外用胶膜纸包扎,而且一排排掛起来,用水耕等方式作现代种植法处理,果然长得繁茂果子生得多;只是所有园地都围起来,仅让三两排给人參观。这样子是没好看头,大家去贩卖部买草莓冰琦琳吃,买草莓醬。菜市场跟新加坡摆地摊的情形一样,一摊摊有卖菜的、卖花的,林林总总。仙人掌花园规模甚大,要买票进门,里面的仙人掌百千种,很用心的培育得很美,让人一观,大开眼界。
六点钟我们回到旅店,七点钟在海崙酒家吃旧款火炭炉的火锅,这一餐太好,给人印象深刻。海崙酒家用火炭炉历史甚远,店老板从不肯改用电炉,缺点是餐馆的天花板燻黑不大好看,可火炭一物烧烤烹煑食物特别好吃,传统胜过科学,不由你不信。海崙的原店主将收回店屋,海崙酒家就将在今年底歇业了,下文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対这种火炭作业的饮食文化,深存依依惋惜之感。


2005年12月9日
七点叫早,在RAINBOW HOTEL楼下吃自助餐,八点半起行。我们离开金马崙高原了,今天的目的地是太平,中间的插曲是访问十八丁偏僻渔港及看红树林与烧木炭工厂。
今天下山时天陰,迟迟没见到日出,一路上看众多森林炽密的山头,云雾在山腰山脚飘浮,路两旁尽是一个接一个的佈置着很多透光胶膜的蓋棚的现代式菜园,菜园都在谷地中,随着地势而起伏,而一些谷地深深的陷下只见到一片树的末梢,此种风景十分可人,金马崙之美全在这里,绝不是市中心的那些建筑物和人流滲杂之地可比。

从金马崙高原下山
青山複郁晨曦茫,山脚有岚绿野乡。
好是离城尘囂远,骋懐舒气一宽昂。

此次来金马崙上下山都是走新路,由北而南,从怡保开始;如若由南而北的旧路,是从新山为起点的。新路容易走,很多驾车者宁可捨近就远来走新路,旧路转弯太多,既难走又多危险性。
马来亚最大的红树林〔世界上最大的红树林在孟加拉湾,其次在尼罗河口〕吸引着我们,故我们往太平的路上特选十八丁〔Sepatang〕。红树林的品种很多,在十八丁的是五个品种,各各略有不同,它又与在新加坡的,在巴生河及哥打丁宜河的不过二、三公尺高的那种大不同。十八丁这里的红树林高至二十公尺,直直的树干甚粗,与一般的树木一样高大;它的气根生在树头一至三公尺高处,並深深植入地中。红树胎生,种子生在树上,育出幼苗后长出根和叶,然后才掉下来,在沼泽地上生长,红树从幼苗到长成要二十七年,实在很慢,故马国政府不允许人们乱砍,只允许有执照的厂商作有计划的开採。马国人工栽植红树林的那片地叫马登,一大片的爛泥巴地,潮涨时整片地没入海水中,退潮后才看到沼澤状态的地,因此红树林又叫潮汐林。红树的木質特坚硬而韌,不怕水,故海滨生活的人用它作奎笼用木,用它去烧火,火势特烈而可以烧得很久,故它是烧製木炭的好料;红树树皮的汁液,马来人用它作红色染料。十八丁附近的马登红树林,人工栽植至今已有101年之久。现在话说回头,再谈回十八丁,十八丁的街道、屋子和港口渔船,完全是几十年前才能看到的那样子,所以也特別有亲切感。十八丁的独有特点是范围很大,整个区的人都相同於渔港作业的生活模式。有一条河是十八丁渔港的生命线,河水的动是沒有休止的,船隻穿梭其间,一隻船切割出了大水纹,另外的船又疾速的增加各种图案,船的动力推出水的波浪並把力向外扩散着。在一个木板搭成的码头处,这儿人们工作忙碌,有的在捡约三、四吋长的软壳蝦,有的用一个滚筒的简单机器,把一船船载来的蛤分成大小粒不同的等级,那蛤几乎堆成了小山。小的鱼淘汰去作坊处剝成两片曝晒成鱼片,较小的蝦也拿去製成蝦米。河的两岸排列着看不完的浮脚屋,浮脚屋下边即是数不清的渔船,这样子可看的东西很多,渔港生活动态的美取之不尽;在别的渔港如丰盛港等都不夠跟这里比的。十八丁旧名砵衛〔Portweld〕,一八八五年已有自砵衛至太平的短距离铁路,对内地通海的交通甚为重要,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军把马来亚东海岸幹线和若干支线都拆掉了,把铁轨用去造死亡铁路,因为砵衛交通重要,日本人没敢破坏这里的铁路。十八丁当地人只叫老港,或街场,隔着那条河对岸的岛叫做隔港。现在我们二十六人轮翻几次乘坐小船由一位当地人黃先生的带领下到对岸隔港去。
隔港这个小渔岛,过去本来是马来人的柑榜,但是后来入住的华人日多,马来人不适应华人的生活习惯,跑光了,现在是清一色福建人的渔村。岛上很小,只有一个篮球场和一间北极玄天大帝庙,此外是甚多的木屋,人口是不少;但岛上沒有学校,渔民子女要到隔岸街场去上学。隔港和十八丁街场是连成一器的,如十八丁的“老港渔民有限合作社”、“十八丁自愿消防所”等组织,把这一带的人团结合作起来,休慼与共,乃至隔港这里的渔民家,根本不必关门来防护自己,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那差不多吧。我们到十八丁来,又坐船到隔港,现在又打回头回到街场这里的十八丁海上食店吃海鲜中餐,吃小螺、蛤、蝦、魚、螃蠏等丰盛的一餐,十八丁海上食店是这里独此一家的餐馆,在码头近旁,第二层楼,可看渔港风景,当地一切宴会如结婚宴等都在这里举行。
二点半到渔户自家的贩卖处去走走,看晒鱼片和製蝦米的作坊〔比较小约一、二吋长的蝦倒入一个大桶中,生火去煑,然后晒乾,再用一个转动机把蝦壳搅得鬆动,再传给女工用竹筛打掉蝦壳,蝦米的作业於是完成,可以上市去卖了〕,这里一般人姓黄,带我们去隔港那位先生也姓黃,现在他带我们到作坊来參观,不好意思,我们中的一些人去购买产品作应酬。
离去十八丁后,我们去鄰近的马登沼泽地看红树林了。现在红树林地区已设计为旅游区,所以那曲折的浮脚的木板桥建得很好,有扶手,让人沿着木板桥走即能顺利參观红树林。临近一条小河边建有一些尖屋顶馬來式的渡假屋,是新建的,里面四个床位的一天五十元马币,里面只是四个铺蓋的每天只三十元马币,据说常有学生入住,实际上相当好,红树林沼泽地带海产特多,住在这里可以因应潮汐捕获很多的鱼蝦,只是要自备饮食和一些捕鱼工具。
已经五点钟出头,我们才到泉成炭窰去參观,这里只两家木炭窰,红树林旁的是一家,另外一家在十八丁那儿。泉成炭窰规模很不小,它的两大排厂房分佈在一条水沟的两边,那条尽是污泥的黑水沟用途可大呢,当海水涨潮时,黑水沟水滿,被砍伐並锯成段的红树树干由小木船运进来,堆在河岸边,就这样利用自然环境提供的方便可节省多少的人才物力。较高大的一边厂房,里面排列着六个很大的半圆形木炭烘烧炉,每个烘烧炉由二万二千个砖块所筑成,炉前中间是一个开口,单一个烘烧炉工作时由一个人将红树干搬进窰里作站立摆放,到摆满为止要用去两天的时间,点火前窑门用备好的砖块封上,只留下约二英呎高一英呎半宽的开口,然后置入木干生火燃烧,用大火绕十天,达到85摄氏度为止,烘烧炉左右两边有两个小窗口,水气造成的烟即从窗口冒出,这是第一階段的工作。第二階段工作,燃饶炉门減至只有一块砖的长短度,用慢火,用十四天时间使炉内温度达230摄氏度,这时两边的窗口仅有丝丝的煙冒出来,而且木炭香味很浓〔这种燻烟可以治病,今天适逢厂里的头手不在,其人仅凭燻烟的味道即知木炭烧得如何,成功或失败〕。笫三階段是把烘炉门和窗口都封死,再焖八天,炉内由高热趋於冷却,乃大功告成,可以开炉取炭了。燃烧时火力不可停顿,停顿再燃烧即告失败;开窑时虽说已冷却,但馀热还是很厉害的,女工可以进去取炭,男工却不能,女人的身体可以更耐高热,这点令人玩味。
泉成炭窑的老板蔡先生,是个中年以上人了,很和气可亲,他引领我们參观一路解说,他说一百巴仙的红木仅能烧成四十巴仙的木炭。蔡老板的父亲经营这家木炭工厂五十年,他本人也经营了三十年,只是他的儿女却不兴趣於这一行,故这一古老行业将来如何就很难说了。泉成炭窑的产品都卖到日本去,在日本再经过标準切块和豪华包装卖价很贵。新加坡的木炭是从柬埔塞进口的,价钱比泉成的便宜一半;泉成炭窑木炭批发价每公斤八角钱,柬埔塞的才四角饯。
炭,华人说是赚,是吉祥之物;木炭除可燃烧烹煮东西外,它可以除异味,除湿,防蟑螂蛀虫,吸灰尘等作用。时间太迟了,我们没得參观木炭厂工人工作的所有部门,仅在包装部略略一观;普通规格用赤色纸包装,每五公斤一包。我们与蔡老板道别了。
我们此来,得益不浅,现在起程往太平去,好在离这里不远;六点多我们住进美景酒店,七点钟在合和酒楼用晚餐。


2005年12月10日
今早八点半才启行,早餐每人自己找咖啡店觧决。
太平市面尽是旧式的店屋,一些屋顶可看到燕子出入的开口,故还是养燕人家。有太平湖,环境优美,加上廉价住房,消费廉宜,治安良好,因此有新加坡人退休后来这儿养老。因为太平是个四周是山的盆地,所以每天都下雨,因而造成一种賭雨的习俗,由每位赌者各提出该天某时某分某秒下第一滴雨的一系列数目字,记彔在案,以市中心的一个大时钟为标準,地上的一片石板是被指定的,当该天第一滴雨落到石板上时,是何时何分何秒,看谁讲的準定胜负输赢,这玩意叫赌雨。又有一种读书听书风气,先前识字人少,一种读书人,说书给大家听,听讲者听后自动付一点小费给说书者,然而这是过去的情形,现在那会有呢!
早上我们游太平湖,太平湖原是九个旧钖矿坑积水而成湖的,有湖面,草地和树木,湖面看去不怎么大,是一休闲之所,早晚漫漫步的地方,说它美丽吗则未必,可我们还是找到有榆树〔交欢树〕和湖面为背景的地方拍团体照。太平在一八六二年前后大亊开採钖矿,当时參与开採钖矿是要有势力的,其时该地有义兴和海山两个华人团夥在争夺钖矿开採权,义兴多为广府人,海山是客家人,最初他们分区开採,后来衝突起来,此事连英国总督加文纳和马来苏丹都牽涉在内,后来华人领袖在邦咯会商妥协,英国总督委派几名专员去合理地划分各团夥的採矿区域平息了争端;当时英国一个名叫史比地的上校任職该地副參政司,他建议以华语“太平”为当地〔原名拿律〕命名,这是马来亚以华语命名的最早的一个城市。现在说回太平湖,据说义兴派和海山派有一对男女恋爱,当时禁例极严,两派男女是不许通婚的,通婚的女性必被沉入水中处死,因此那海山派的那位小姐就被沉死在太平湖中,这一亊件给平静的太平湖平添一则极为淒艳的传说。
今日我们並没有什么节目在太平,十点半就走上高速公路直指金宝,十二点半在金宝市镇的老字号金陵冷气大饭店吃中餐。这一家饭店有卖好几种饼,而其隔壁的商店金保土产城,更卖鸡仔饼、马蹄酥、老婆饼、金保加央角等等食品。中餐后我们去椰壳洞參观,这是当地旅游的人喜欢去的地方。
离金宝不远的椰壳洞,从地图上來看应是马来亚中央山脈的连续一部份,去到该地,那几座长滿炽密森林的大山就横摆在面前;因为它是石灰岩的山,故而能有不可测度的大山洞。椰壳洞前的大片土地都很平坦,不远处且变成平房住宅区,有这么多平地应都是人为造成的。大山是兀立而起,有一条溪流从山体里流出这就是椰壳洞的出口处。导游阿扁去買门票,我们随即沿着铁架桥进入,出口山溪那里有一些青年男女在戏水。铁架桥深入的进去,铁架桥是旅游业相关方面造的,造得很好,有的是架设於暗溪之上两面石头之间的平桥,有很陡的梯级即要向上攀三、二层楼之高的铁梯,都有扶手,让旅游者放心參观。今天可惜灯光照明不好,据说昨天打雷把电灯弄坏一些。洞府里面是很开阔的,规模很大,顶部离地很高,因为有像倒蓋的碗一样的天然造型,说是像椰壳,所以这里叫椰壳洞,从进口到深处,有三层次的空间,第一层的上边一侧,有通风口,可进阳光。一位马来人导游用手电筒指点给我们,说一根石笋上的是老寿星,一个浮雕女人头是马共女杰李明,最上面有一顶很大的美国西部牛仔的帽子以及美国总统布什的侧脸部,都很形象,此外还有很多。洞里下边有较平坦的地方,那是溪流的流水处,可旁边有大片斜着的壁面,流水滲滲而下,实在是很滑的;惊险之处很多,而奇形异状的美都无法以一次旅游能作记录的。一般来參观者,只能看笫一个洞,其余不许參观,其一论安全性,其二论敏感性,不允许參观是合理的。
如此奇险深邃的椰壳洞,先前是马来亚共产党长年与马国政府对抗的据点之一。在笫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南侵,佔领了马来亚和新加坡,其时华人抗敌总动员随之产生,组织守备军、义勇军等,协助英军御敌。马来亚共产党成立於一九三零年,其躲在森林里的游击队当时也获得联军的空中補给,包括军火和给养。据说一九四八年二月亚洲共产党在加尔各答开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里决定开始马来亚的武力斗争,马共的斗争当然意在建立一个马来亚共产政权,适逢一九四八年二月一日马来亚政府实施“马来亚联合邦憲法”,引发一个公民权的问题,恰好让马共可资利用人们的不滿情绪。那时候北朝鲜、中国、缅甸、菲律宾、安南到处的共产主义斗争,此起彼落,连印尼都有反荷运动;马共的斗争日汲,其时马国政府宣佈紧急法令並宣佈马来亚共产党为非法团体。一九四九年英国任命第二次世界大战在缅甸有功的伯力将军为总指挥戡乱,伯力发现在森林中的共产党如能得到附近华籍农人的情报和人力以及物资供应,则戡乱将无能进展,因此他将当时约六十万〔约佔联合邦人口的十分之一〕的农民执行移植,组织六百馀处的“新村”,由保安队管制,后来连深入大森林中为共产党人採办糧食的土番也给政府“保护”起来,这样的糧食物资的完全封锁,促使共产运动走入式微。这一次因为亲身參观了椰壳洞钩起一连串的回思,因为这段历史有敏感性和人们的普遍冷漠,以致造成不为人所注意,想起马共事件的始末以及其成败兴替之由,好像马共领袖陈平先生有回忆彔一书的出版,对於相关问题不知陈先生有阐明否?手头沒有该书,不得而一观了。
三点钟离开椰壳洞,继而去參观一座凱立古堡。凱立古堡只建了一半沒有完成,它是英国人威廉.凱立.史密斯所建造,凱立其人在马来亚以经营胶园致富,在胶园中的这一旷地建立这一别墅以为幽居之所。一说因为其妻女厭烦胶园生活的冷寂,先回伦敦去,凱立其人在一次乘轮船回伦敦探望妻女死在途中,年五十六岁,因此这栋别墅就半途停工了。其后他的妻子将别墅卖给了私人企业,而私人企业家也不再有所作为,现在成为一座供旅游參观的景点,有一位华人先生为这座古堡的管理者。古堡四层楼高,完全是西方式,屹立在一座山坡上,里边的各房间牆上有各种不同的花纹雕刻,其门锁紧的地下层是藏酒的地下窟,整个建筑设计煞费苦心。据说凱立先生要将古堡建成六层楼,可让他望见该地的整片平原,可惜美愿成虚,人去楼空矣。
五点半我们住进怡保的舜苑大酒店,这酒店特豪华,房间也特大,我们给阿扁带去大众饭店吃饭后,一些人说怡保有特别的饼,穿街走巷去找买,可是亊隔多年,老字号在那里也没找出来。一些人跑到规模相当大的百货公司去,怡保街上很静,夜间没什么人,百货公司却是人的集中地,热鬧就在这里。这里货物很斉全,从日用品以至办公室电脑配件都有,我们逛了大半个夜。
此番旅游从怡保取道往金马崙高原,又回程时从金宝北上怡保,途中所见,押唐韻写了一诗如下:

赴怡保途中所见
红毛丹树生滿枝,市上又闻榴槤香。
莫谓木瓜兼柚子,十尝以后不思量。


2005年12月11日
七点叫早,在舜苑大酒店楼下吃自助餐,八点半起行。今天是要长途跋踄了,沒有參观景点的计划,就从怡保一直赶回新加坡。怡保虽是老镇山城,但规模还是较太平、金宝等都大,街上除旧式建筑物外,还是有少数的高楼大厦。市面街道打扫清洁,治安良好。有一棵可用於製作麻醉剂的大树叫怡保树,怡保的名就起源於这棵大树。怡保以产榴槤和柚子出名,来到这里,不可错失不买柚子吃,可惜沒机会试一试榴槤。
十一点多团友老吳夫妇告别我们,老吳夫妇在吉隆坡与云顶之间有一棟别墅,又有一个女儿在吉隆坡工作,老吳夫妇要在这儿渡假一个月,再回新加坡去;他们夫妇生子既贤且孝,令人羨慕。十二点半在SEREMBAN塞伦班即芙蓉的统一海鲜冷气酒家吃中餐,离此后,原拟晚餐在新山觧决,适逢今天是礼拜天,新山各饭店滿座,婚宴太多,不得已改在古来进行。约四点钟,我们车停永平,在那里休息,这个过路站是一个餐厅,吃的和水果都有,也有报刊可买,间有小百货公司等等。我们五点十分钟在光记楼晚餐,七点钟过马来亚关卡,新马路桥甚堵车,八点钟我们过新加坡关卡,回家了,马来亚七天六夜游告了结束。此番的导游阿扁,服务很不错,他对於各地的历史地理,做足功课,故能娓娓而谈,相当生动明白。只是此阿扁越看越像彼阿扁,连讲话的样子都像,嗨,搞不清楚呀。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